当前位置:广州名匠装饰有限公司社会禁令27个月后,华为更换了增长引擎
禁令27个月后,华为更换了增长引擎
2022-11-24

原标题:禁令27个月后,华为更换了增长引擎

文/ 覃毅 编辑/ 陈晓平

坐二望一。

8月,雷军为小米手机喊出了新目标。

在40个月前,说着相似口号的是华为的余承东,他2018年4月的原话是:最晚明年(2019年)华为可以做到全球市场第二,成为全球第一也是历史必然。

企业自信的必然,因为一个更宏观的“历史必然”所打断。

过去27个月,华为遭遇一系列非商业的打击,步入了困境。新公布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,销售收入降了约3成,手机业务下跌近半。

“活下来,有质量地活下来。”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,如此陈述未来五年的战略指南。

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来源:官网

27个月沉浮

2019年5月15日开始,27个月,华为历经四轮制裁。

突遭制裁的第一年,华为无法使用美本土技术相关元器件,也无法再使用谷歌GMS服务,业绩依然达到高点,全年营收8588亿元人民币,净利润为627亿元人民币。

其中,主打手机的消费者业务收入4673亿元,同比增长34%。

那年底,任正非一度乐观,在内部表示,公司有决心也有能力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厂商。

随即,芯片禁令再下,华为不能直接买,也无法以代工方式获得芯片,手机出货量开始急转直下。

挑战前所未有,华为在2020年依旧获得正增长!

全年营收为8914亿元人民币,无奈,增速触及历史最低点,同比只增长3.8%。高歌猛进的消费者业务,收入4829亿元人民币,仅仅同比增长3.3%。

于是,主动筹集资金“备荒”。

去年,华为共发行4次中期票据,期限3年或5年,总规模为90亿元,还面向工龄超过5年的员工采取新利润分红规则,增发过去个人总收入25%的虚拟股票,以此筹集资金。

今年3月,华为收取5G专利费,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上限为2.5美元,拓展财源。

即便如此,萎缩的手机业务,依然带来千亿级的营收缺口,2021年上半年1357亿元的消费者业务,同比下降了46.95%。

好在,华为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相对较稳。营收大盘上,总收入3204亿元,同比下降超过29%,少的1336亿,消费者业务占了1200亿。

“今年的目标还是活下来,过去两年,我们的主要时间是应对不断的制裁,今年会讨论一下如何走,到哪里去,如何活得更好。”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21年全球分析师大会上这样说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今年以来,为管控成本,华为大幅减少了营销费用和中低端品牌的出货量,一季度营销费用就同比减少了27.3亿。

节流自救,华为净利润率由去年同期的9.2%,升至9.8%,推算上半年的净利润约314亿元。

单从绝对的规模数据讲,受制裁的华为基本盘仍在,还是一家大块头的公司!

三大引擎

华为坐拥三大业务引擎,在2020年均已是千亿级业务。

今年1-6月,运营商业务降14%、企业业务增18%、消费者业务降47%。

因制裁,体量最大的消费者业务尤其疲弱,但是,华为依然有战略腾挪空间。“我们有信心,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仍将实现稳健增长。”徐直军说。

华为以通信设备发家,深厚积淀也在情理之中。

站在通信技术升级5G的节点,其领先的5G技术实力极具想象力。据TrendForce数据,2021年,中国和欧洲电信设备供应商仍占全球市场份额的70%以上,排名第一的就是华为,预计占据3成份额。

截至2020年末,华为运营商业务已覆盖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,并联合运营商在煤矿、钢铁、港口、制造等20多个行业展开超过3000个5G创新项目实践。

无奈,业绩上没有获得与实力相匹配的收入。2019年和2020年分别只增长3.8%、0.2%。上半年则有双位数跌幅。

祸首还在美国。

“5G投资还在加大,诺基亚,爱立信等都在参与竞争。而华为的海外市场,却被美国和盟友打压,有的地区甚至拆了华为的5G设备,连带维护运营的费用都可能落空。”电子创新网CEO张国斌告诉《21CBR》记者。

现在,拉动增长的关键引擎在华为企业业务,主要包括华为云、华为机器视觉、华为数字政务、华为车联网等板块。

华为着眼于ICT生态圈的搭建,以华为云服务打造企业数字化转型方案,至去年底,市场合作伙伴超过30000家,覆盖700多个城市及253家世界500强企业。

华为依然在顽强地维持手机业务。

两周前,姗姗来迟的P50系列发布,由于供应链中断,只能支持4G。

“发布一款只支持4G的手机自然有争议,有很多人觉得也可以买。”通信科技分析师项立刚向《21CBR》表示,华为需要新机型支撑鸿蒙,不得不做取舍。

截至8月6日,已有65款机型适配华为HarmonyOS 2系统,更新范围包括了90%以上的华为机型,总装机量突破了3亿台设备,鸿蒙的升级用户,已经超过5000万。

鸿蒙何时能够渐成生态?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飚非常乐观:6-12个月。

“这个判断参考了苹果IOS生态优势,以及基于用户痛点的创新改进。消费电子产品能否引领潮流,出发点还是用户到底用不用。”孙燕飚告诉向《21CBR》

难能可贵的是,华为坚持投资未来,在研发投入并未吝啬。

2020年,研发费用达到1418.93亿元,收入占比达到15.9%。截至2020年底,全球共持有有效授权专利4万余族(超过10万件),且90%以上专利为发明专利。

自救持久战

最近,华为官网上有条消息,华为联合山西移动,在山西焦煤(8.710, 0.00, 0.00%)马兰矿井下,第一次在全国开通了LampSite EE上行超宽带能力的矿井。

“标志着5G智能煤矿迈入新的上行千兆时代。”文稿中这样说。早些时候,任正非提出“南泥湾”计划的设想,这种沉到矿井下额业务,就是华为生产自救的一个注脚。

最新官网消息显示,华为工作重心已更多转向政企服务合作,以云业务为重点,将技术能力不断向各行各业渗透。

不久前,华为正式发布“云云协同创新计划”,为初创企业提供2000万美元资源支持,在HMS(Huawei Mobile Service)生态下,计划2021全年扶持200家的创业企业。

同时,公司计划未来3年,投入1亿美元支持亚太初创生态,并以印度尼西亚、菲律宾、斯里兰卡和越南等亚太新兴市场为标的,在亚太拓宽华为云的开发者生态。

华为云SPARK创始人峰会新加坡现场

华为企业业务正渐入佳境。

2020年,该业务录得23%高速增长,2021年上半年,18.18%的同比增速,更加印证了其增长潜力。

“华为未来有几条道路可以走,一是加大5G行业应用渗透,华为云渗透到各领域,例如医疗影像分析、新药研发、云上方案开发等;二是加大数据中心建设,适应城市智能数字化转型。”张国斌分析说。

如火如荼的生产自救,很难短时间抵消手机业务的断崖式下跌。不过,围绕卡脖子的芯片,华为没有闲着,构建自主可控产业链的脚步越走越急。

据梳理,旗下投资公司哈勃,已投资至少25家半导体相关企业,涉及半导体产业链的各个环节,包括IC设计、EDA、封装测试、设备、材料等,只要持之以恒,他们有望形成合拢之势。

在2C领域,除了手机,华为的笔记本、可穿戴产品也密集上市。2020年的全球平板出货量排行榜上,华为以1600万的出货量排名第三,市场占有率为9.8%。

这种不懈的努力,不只部分修复了华为的报表,更在为其业绩回暖赢得了时间。

“一个算术题目都有各种各样的解法,”项立刚表示,“华为也有很多条路可以走,可能有些路近一点,有些路远一点。”